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185章 怼人

第185章 怼人

        城南区县衙内大牢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单独被关押在一处狭小的牢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狭小都是在夸它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牢房实在是奇葩,造型独特,像是一个长棺材。只能容纳一个人立身,走几步就到了头,转身都难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只被关进去几个小时,可他就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兴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什么鬼地方,你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抓着栏杆不停地对外咒骂:“我爹是城阳侯,我姨婆是卫国公府老夫人,我大表哥是卫国公爷,你竟然敢这样对我,你信不信我大表哥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兴民,你个狗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阉人的走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崔公子,你说你爹,早就因为贪污受贿给砍头了,怎么的,是嫌你自己命太长,没带上你吗?你可别说你爹贪污受贿你这个当儿子的不知情,那你们救下本该砍头的罪臣之女,当了你的外室,给你生了儿子,这你总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拱拱手:“这事儿若是上表天听,你说皇上会不会一怒之下,送你们全家下去团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支支吾吾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你说你姨婆,你大表哥……这都隔了几代了,你还说出来耀武扬威,他们要是真拿你当亲戚,咋到现在还没人来救你呐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怼人确实在行,怼得崔云枫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我给你安排的这个单人牢房不行,那行,我就给你换个大的,特别大的。保证让你住得舒舒服服的。给他换一间,好好地款待这位姨婆是卫国公府老夫人,大表哥是卫国公爷的崔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刻有狱卒上前打开牢门,将崔云枫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带到了另外一间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如王兴民所说,很大,里头关的人也多。全都是男人,一个个凶神恶煞,看到进来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,眼睛里似乎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狱卒将崔云枫推进了牢房里,转头将门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兴民,你这个狗官,我出去之后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崔云枫恶狠狠地说:“我姨婆一定会来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等着。”王兴民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兴民,你个狗杂种,狗官、畜生……”崔云枫在后头大喊大叫,王兴民连头都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狱卒头领毕恭毕敬地将王兴民送到了牢房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新鲜空气可让人心旷神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这给犯人的四十四棍何时施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急什么。”王兴民徐徐说道:“不急,大都督什么时候有空,咱们就什么时候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大都督这三个字,狱卒的头更低了,背更驼了:“那是,他得罪了大都督,应该让大都督亲自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都督可真是隆恩盛宠啊。皇上要保护大都督,不只是光嘴巴上说说的,竟然白纸黑字地昭告世人,得罪了大都督,就要挨打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卫国公府的人知道了,也不敢来救崔云枫。谁阻拦,谁就是违抗圣旨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对大都督可真的是真爱啊!

        是真爱所以才偏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大都督对许夫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露出一抹让人意味深长又得意扬扬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狱卒低着头,没看到王兴民露出的那抹吃瓜样的表情,“大人放心,那牢房里头关的可都是一些死刑犯,欺男霸女、杀人放火、无恶不作,他进去没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一副我为你好你不领情高深莫测的表情:“你说我好心好意地给他安排单独的一人间,他不愿意住。非要跟大家伙一起挤,真出什么事,可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狱卒奉承道:“那是自然,那么多人都听着呢,是他自己要求换房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民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牢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还在歇斯底里地骂娘,什么狗杂种、兔崽子、畜生通通都从他的嘴里冒出来,可那些狱卒没一个人理他的,崔云枫骂累了,嗓子都在冒火,骂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算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,等王兴民来了再骂他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换了个大牢房,确实比刚才那个只能站个人的牢房舒服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找了个地方坐下,正打算好好躺着休息,陡然察觉到,有人正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立马抬头,就见十多个囚犯,个个蓬头垢面,脏兮兮臭烘烘的,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看?再看老子把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!”崔云枫气势汹汹地又开始骂,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想要镇住这群囚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这些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都是身上有人命案子的死囚犯,就等着秋季问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活腻了吧。”为首正中间的一个囚犯,身形高大,一脸的络腮胡子,眼神凶恶,看起来就不是个好人,正一步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往后头退:“你们要干嘛?我告诉你们,我姨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你爹是被砍头的城阳侯爷嘛,你姨婆是卫国公府老夫人嘛,你大表哥是卫国公公爷,刚才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。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得那么吓人,可人家县令压根就不理他,也就是一只纸糊的老虎,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个小白脸,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不错。”有人淫笑着,眼里的光看得崔云枫心里头发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正中间的那个大汉色眯眯的眼神落在崔云枫的身上,手已经在裤腰带上了,“确实不错,快,把人拉到后头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好嘞,快,给大哥挡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还没叫出声,就被一个人捂住了嘴,另外两个人将他往后头拖,崔云枫用力地挣扎,可挣扎来挣扎去,哪里抵抗得了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衣裳被人撕成了一片一片,那群男人压低了声音淫笑,眼底是一团火,像是要把崔云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绝望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看着欺倒在他身上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来救救他!

        大表哥,二表哥,三表哥!

        姨婆!

        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岚正喝着血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血燕见了底,她才优雅地擦了擦嘴角,“国公爷不在京都,二爷又整天不见人,三爷去武场闭关演练。府里头可真冷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桂嬷嬷说:“要不请几位夫人来打马吊,陪您解解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打的,一坐就一天,累死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桂嬷嬷又说:“要不让几位公子小姐过来陪您逗逗乐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岚依然摇头:“还是请戏班子来唱几天戏吧,我也好久没看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桂嬷嬷笑着应承:“是,奴婢这就去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团锦簇,一片繁华的卫国公府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本没人知道,崔云枫在哪,崔云枫在干嘛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