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167章 允诺

第167章 允诺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找我不是问天高地厚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认真地说:“等我让人去量一量,再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疯了还是她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没有再讨论谁疯了的问题,“京都突然来信,说有事情,我今天就要离开燕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跟裴大都督道个别,祝您一路顺风、官运亨通、心想事成。”许婉宁官话套话张嘴就来,反正没人不爱听这些场面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摇头苦笑,“许夫人话别说太满,咱们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,以后说不定总是会见着,说告别二字,有点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呵呵假笑:“裴大都督是皇上面前的红人,是金麟卫的大都督,权势滔天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百官见了你都要两股战战,我就是个普通的商人之女,以后虽然同在京都,可身份悬殊,怕是以后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,说告别二字,何来不妥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,真是巴不得立刻跟他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是盟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已结束,盟友自然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桥拆得有点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许夫人允诺过我的事,要失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请说。”许婉宁拿起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屈指轻点:“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摇头:“这茶不好喝,裴大都督身娇肉贵,我怕把您给喝坏了。您快说吧,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钱她多的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钱?不要紧,她用钱砸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摇了摇手里的扇子,带了点风,吹动了他的头发,也给许婉宁带来了一丝的清凉:“我要城阳侯府那个做鱼好吃的厨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的手一顿:“你要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那个做鱼好吃的厨子,怎么,舍不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:“……”还真的是舍不得,“不是。侯府的人都遣散了,我让人去帮你找一找,应该能找得到,找到之后我带他去京城。他应该也很乐意去大都督府做厨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笑笑:“我觉得,宋夜生和他母亲,应该也很乐意跟你一块进京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眼前一亮: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笑着折起了扇子,用扇子轻轻敲了敲许婉宁的额头:“还不算白痴。”说完,就一个飞身,跃上了院墙,他回头,望着许婉宁笑:“我们京城见,你再请我喝好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纵身一跳,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梅连忙出来:“小姐,裴大人说要的那个厨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小姐啊!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让小姐去给裴大人当厨娘吧!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想了想,吩咐道,“去把那个厨子找来,我教教他,学几天,应该能学得像个七八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梅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看向裴珩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京城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苦笑着摇头,谁要见这煞神,还是再也不见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心情非常好得回到了添福楼,扶松见状过来:“公子,王大人在等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很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您一走,他就来了,有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王兴民神清气爽地出了门,就连走路都带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走,裴珩就下了楼,上马,离开了燕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打马到燕城城门,裴珩回头看了看燕城的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每次来燕城,都是为了燕城的梨花醉,可现在再也喝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佛说,有得必有失,有失必有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得了裴珩的指点之后,立刻去找宋夜生,没想到宋夜生和他娘来找了许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宋夫人先给许婉宁跪下了,许婉宁连忙将人给扶起来:“宋夫人不必多礼,折煞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救了我的命,救了我跟夜生,我早就想亲自跟您道谢,可又怕您不方便,现在不得不来了。”宋夫人拉着许婉宁的手:“夫人,夜生是个好孩子,您就让他跟着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在一旁说:“夫人,我想带我娘一块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不会碍事的。”宋夫人生怕许婉宁不同意,又求道:“我这身子好了很多了,路上不会耽误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笑了,“真巧,我也想去找夜生,请你跟着我们一块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眼睛里盛满了光:“夫人,您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没想到当时自己的无心之举,竟然可以搬走这一盆有钱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良善自有持,命中遇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慧远那老秃驴,这句话说对了,只不过看对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回去收拾收拾,后日我们一块去京都。”许婉宁拍拍宋夜生的肩膀:“这两日你辛苦一下,抓个药,仁安药堂里的那些药,免费送给穷苦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夫人双手合十:“夫人心善,菩萨一定会保佑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就到了后日,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好了,许婉宁嫁过来时是十里红妆,回去东西少了一大半,但其实并没有少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侯府当掉她嫁妆的那些都折合成了现银,还有给崔庆平治脸,一个赏银,一个药费,都赚了五六万两,还有后来许家送来的各种茶叶补品,出货单子上都有崔禄的印章,又拿回来了几万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人多,东西多,从燕城到京都,马车走走停停,足足走了七日才到京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巍峨的城墙,许婉宁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算算时间,前世自从父母离世,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回过京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模糊的记忆,在实物面前慢慢地有了形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宁,你终于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进了城门,许婉宁回到京城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国公早就已经病逝了,如今接任卫国公府的是卫坤,是万岚的儿子,万岚母凭子贵,成了卫国公府的老夫人,身份尊贵,也是一段传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当初万岚也只是卫国公一个不入流的小妾,命好,连生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后来国公夫人病逝,国公爷将万岚扶正,而三个庶子,也成了正经的嫡子,卫坤行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行一的嫡长子卫渊因为一场意外,瘸了腿,永远地失去了接任国公府的资格,卫坤当仁不让地,成了新一任的国公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岚正靠在引枕上,闭着双眼,身旁两个丫鬟一言不发地跪坐在一旁,给她捶腿捏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一片祥宁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姨婆,姨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