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166章 白痴

第166章 白痴

        来的路上,许婉宁说,府里头每年要养三十头猪,三百只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想着庄子是不是以后要卖肉卖鸡,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月杀一头猪给这些佃户打牙祭,一年就是十二头,还要保证第二年够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只鸡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端午中秋春节,家家户户都去管事那里领一只鸡过节。”许婉宁跟佃户们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崔荣发先推了出去:“这以后是庄子上的管事,崔管事。”她又将秋嬷嬷推了出去:“这是秋管事,大家以后有什么问题,都可以找他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夫人,您以后不来了吗?”听出了许婉宁话里的意思,有些人开始抽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也有些舍不得这些淳朴的佃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啊,怎么不来。这是我的庄子,我当然要来了。”许婉宁尽量让大家伙开心,“只是离京都遥远,想要再来,怕是要费上功夫,不过大家放心,以后崔管事秋管事去京都报账,你们有想去看我的,跟着他们一块来,我欢迎,给你们报销一切费用,带娃儿去的,我给娃儿包大红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的话,大家伙都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夫人,我到时候去看您。”一个娃儿扒上了许婉宁的腿,许婉宁笑着摸摸他的头:“好,到时候姨姨带你去看看京都的繁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猪是杀不成了,许婉宁在集市上买了一头猪,半扇中午全做成了红烧肉、筒骨汤、各种各样的小炒,剩下的半扇,则是每家分两斤。

        分猪肉的时候,热闹的就跟过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大人和小孩分开坐,大人的桌上都有酒,小孩的桌上摆满了糖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梅青杏给孩子们一人抓了一大把,给他们平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过年还要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人的那边,也本来很开心的,可吃着吃着,有人就说了一句话,大家就全部都开心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夫人,我们舍不得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开头,就有人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您是第一个对我们这群佃户这么好的主人,其他庄子待遇都不如我们的好,只要您需要我们,我们永远跟着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所有人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笑笑,敬了大家一杯:“我会永远记得大家,从此以后,庄子上的所有人,都是一家人,大家心往一处想,力往一处使,把日子越过越红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所有人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大家又吃的开心了,许婉宁寻了个由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梅青杏陈望也都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看热闹的场面,眼眶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见时,也不知道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许婉宁径直走出了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不同,总会说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她的人生,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以后,庄子上的故事,就由他们自己去书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仁安堂,许婉宁见了宋夜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许婉宁自上次之后,第二次见宋夜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多次听许迦说起这个孩子,说这孩子聪慧、懂事、勤快、能干,将他夸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当然知道这个孩子是一朵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一朵……有钱花!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现在这朵有钱花,好像有心事,似乎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心事想得太入神了,就连许婉宁坐到他的身边,他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立马站了起来,就要给许婉宁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托住了他:“不用,你坐下来,我们聊一聊。”她手托腮,“你也知道侯府的事情了,我过两日就要回京都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耷拉着脑袋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吱吱呜呜就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愿意跟我去京都吗?”许婉宁征求宋夜生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,宋夜生发家的地方就是在京都,不过还是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突然站了起来,一脸震惊:“夫人,您,您要带我去京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去也没有关系,这仁安堂就留给你经营,你我一人一半,如何?”虽然有钱花还没有开,但是现在她做点浇水施肥的事情,积累一点好感度,等这朵花开了,以后说不定还能给她闻点花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夫人,我想去京都,我想跟您去京都!”宋夜生生怕许婉宁不同意似的,扑通一声就给许婉宁跪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攸地就站了起来,将人给扶起来了:“我又没说不带你去,只是你跟我去了,你娘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娘……我娘说,她会在家等着我。”宋夜生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摆摆手:“那可不行,你娘一个人,身体又不好,把她一个人丢在燕城,她肯定会想你,你也肯定会想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报恩要一个母亲孤零零一个人,许婉宁办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宁愿不要这样的报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只是想要报答我的话,我希望你好好孝顺你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后,宋夜生富可敌国,可能分享他幸福的人,却再也不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,可亲情,却不会一直在你身边等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拍拍他的肩头:“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,我虽然很希望你跟我一起去京城,但是,在任何事情面前,我觉得没有什么会比亲情重要,我的恩情,你随时都可以还,你也可以不用还,可你娘的恩情,你这辈子都还不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夜生郑重其事地给许婉宁磕了个头:“谢谢夫人提醒,夜生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就好。你娘有你,是她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说完,去了后院,却不曾想,墙上君子无处不在,耳朵还贼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袭紫衣,坐在墙上,一只脚支起,手里捏着把扇子,不停地拍打在手心里,似乎等了许久,“他有你点化,也是他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很久?”许婉宁仰头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来。”裴珩笑笑,起身,直接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院墙不高,跟侯府两米高的院墙没法比,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有些好奇,到底多高的院墙他飞不上去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崔云枫父子被卫羌带回京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羌?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记起了这个人:“卫国公府的二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也是崔云枫的二表叔,亲自来燕城接走的。”裴珩点点头:“看来,他们不会善罢甘休,你去京都,怕是还有恶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来找我,我也要去找他们的。”许婉宁说:“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没有后退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比崔禄和杜氏,卫坤城府极深,卫羌心狠手辣,卫城功夫了得,你一个人,斗不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。”许婉宁说:“斗不过就是一个死,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,这一生,算我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能看到崔禄杜氏白青青被砍头,就已经是赚了的,她来这一趟,稳赚不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真乐观!也不知道是该说你英勇无畏,还是该说你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回头看了裴珩一眼,用跟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裴珩:“我确实不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你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