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159章 弃子

第159章 弃子

        但徊已经死了,这种人的尸体官府都不愿意处理,直接就丢给了冬嬷嬷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哪里拖得动儿子,只得去租车,听说拉的是具大坏蛋的尸体,没人愿意租,没得办法,冬嬷嬷最后花了大价钱才买到了一辆破撒撒的手拖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用尽全身力气将儿子的尸体抱上车,拉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回家的路并不太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老百姓都来看,准备了烂菜叶烂鸡蛋,等回到家,但徊身上已经铺满了烂菜叶烂鸡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,脸上头上都是烂鸡蛋,“儿啊,咱们回家了,儿他爹,你快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边搬动尸体边喊,屋子里没有一点动静,冬嬷嬷好不容易将尸体搬下来,往家里一瞅,当即就变了脸,“遭贼了,遭贼了,儿子他爹,他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头遍地狼藉,所有的东西都被翻得乱七八糟,冬嬷嬷立刻翻衣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衣柜下头有个隔间,隔间上了锁,里头装的都是她这些年来藏的私房钱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锁已经被撬开了,里头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给的几百两,夫人给的两千两,全部都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哪个杀千刀地偷了我的东西,不得好死啊。”冬嬷嬷从屋子里嚷嚷到屋外,门口已经占满了隔壁邻居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急哭了,“看到我男人没有?我家进贼了,是哪个杀千刀干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,说了,“我们看到你男人领了个年轻女人进屋,然后他们又背了几个包裹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一愣又窜回了房间去翻衣柜,属于她男人的东西全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招来,你个杀千刀的。儿子死了,你也跑了,你是一条活路都不给我呀。”冬嬷嬷嚎啕大哭,哭天抢地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    邻居们都不理她,个个都离他们远远的,“走吧走吧,别看了。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碰到这样的邻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这群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啊,他们都说走大运了,竟然会有侯府嬷嬷跟他做邻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狗屁,你们这群狗东西,我儿子是死了,我男人是跑了,可我还是侯府嬷嬷,是小公子的贴身嬷嬷,以后小公子继承了侯府,我就是侯爷的老嬷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趾高气昂,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日冬,我来通知你,侯府已经不需要你了。”崔荣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面无表情,说出来的话更是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侯府要赶我走?”冬嬷嬷这一天,遭受的打击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荣发点点头,“嗯,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夫人不会同意的。”冬嬷嬷猛地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夫人让我来通知你的。这是你的东西,我亲自来送给你。算是全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共事情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荣发鄙夷不屑地看了眼冬嬷嬷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你别走,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荣发已经上马车走远了,冬嬷嬷一会儿孤零零地站在门口,看着马车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锣鼓众人捶,墙倒众人推,有邻居就开始奚落冬嬷嬷,“还以为自己还高高在上呢,现在还不是跟我们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跟她可不一样,那种杀人犯的儿子,养了不如不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延年院,杜氏听了管家的话后心里终于落下了一块大石头,“这种人总算是甩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听了却皱眉,“娘,你就这么把她给甩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杜氏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听了都要谢谢她,“娘,她知道我们那么多的秘密,你就这么放过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当了这么多年的侯府夫人,但凡爹是个薄情的,多抬几个姨娘,勾心斗角,他娘绝对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单纯,还是愚蠢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也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是啊,儿子,她晓得咱们给许婉宁她爹娘下药的事,她要是告诉许婉宁了,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想着赶出去就不碍事了,可没想到人长了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放心,咱们割了她的舌头,让她说不了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冬嬷嬷白天哭,夜里也哭。

        燕城深夜,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声一直传出来,直到隔壁的邻居骂:“这都大半夜了,还哭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哭声更大了,“我就哭了,怎么了,你来杀我啊,杀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直接冲了出来,站在院子里骂天骂地:“我哭怎么了,你们死了儿子不哭?啊,我又没跑到你家去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再敢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人小声地跟家人说,“就是一家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站在院子里哭,哭了一会儿,没人回应她,自觉没意思,骂骂咧咧又进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儿子死了,尸体还在她眼前,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,一无所有,她怎么睡得着,索性又抱着儿子的尸体哭天抢地:“我的儿啊,你死得好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窗棱突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哭得正起劲,没听到,一个蒙面人蹿到她跟前,杜日冬才想起来尖叫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蒙面人不说话,亮出了匕首,一只手上来捏住了杜日冬的下颌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拼命挣扎,“你要干嘛,救命,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人压住杜日冬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太多了,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日春也不傻,“是夫人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”蒙面人的匕首就往杜日春嘴里塞,杜日春也很厉害,推开蒙面人,就往外跑,“救命,救命,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冲出了院子,蒙面人跟在后头追,夜里黑,看不见,脚一崴,疼得钻心,再看前头奔跑的人,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被人捂住了嘴巴,往马车里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嗷嗷叫,上了马车之后看到对面坐着的人,不叫了,“少,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叫?那你叫,最好把刚才那个要割你舌头的人再喊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日冬不敢叫了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“少夫人,我错了我错了,您救救我,救救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