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136章 夜黑

第136章 夜黑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真的怀孕了?”崔云枫还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贾大夫把出来的,能有假吗?”杜氏还明显带着怪罪:“早不说,晚不说,偏偏等他要走的时候说,我瞧这个人,就是想讹我们侯府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许迦,杜氏满脸的厌恶,全然没了之前请他治脸时的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:“治个脸光药费就花了几万两,还有他的赏金……娘,他也没做什么,不就是鼓捣一些药材,要是我们自己买药材,他的赏金都不需要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点点头:“治个脸,五万两银子是花下去了,不过好在花得值,平哥儿的脸好了。买药的钱咱们是要不回来了,可他的赏金,枫儿,咱们不能让他带着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查过他的底细,孤家寡人一个,娘放心,儿子知道怎么做。他怎么吃进去的,儿子就让他怎么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陈绵绵,你爹现在很宠她,要是知道她怀孕了,估计要宠上天,要是生了儿子,她就要骑到我头上了。枫儿,陈绵绵那个女人有野心啊,可千万不能让她生下孩子啊!可让她落掉孩子,又不能由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母子两个嘀嘀咕咕,谈论了差不多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再出来时,扭了扭脖子,眼神阴狠地望着满天红霞。

        红霞再好看又如何,也抵挡不了黑夜的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在大门口等了一个时辰,终于等到了崔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,你终于回来了,我等您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件很重要的事,侯爷,我们去延年院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还是会给发妻这个面子的,他招招手:“把东西送给侧夫人,让她先吃,不要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下人手里提着食盒,提着食盒,看上头的标志,还是燕城有名的酒楼的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崔禄听说陈绵绵最近胃口不好,特意让酒楼准备的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陈绵绵可真上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前,他对自己都没那么上心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心里又气愤又嫉妒,不过她努力维持着身为正室的气度:“她最近脾胃不好,吃不下东西,我都看着心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夫人有心了。”崔禄听了这话,心里舒服了些,觉得两位夫人相处很融洽,于是跟着她去了延年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等到坐下看了东西之后,崔禄一点都不觉得她们两个融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对绵绵有偏见。”崔禄皱眉,不高兴地将账册丢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都快要气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对陈绵绵有意见,怎么了,不服气,打她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对绵绵有意见。”杜氏忍着心中的怒火,端着夫人的骄傲:“我身为侯府夫人,对侯府的账目我有权力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脸色不好看:“不就是一万两银子,也值得你兴师动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府又不是没钱,等到时机到了,几十万两银子也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都被气笑了:“就是一万两银子?侯爷,咱们侯府账上已经没银子了,我还欠贾大夫五千两赏金,他现在就要离开,可赏金都没拿,难道赖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叹气:“够了,我去问问绵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最好是让侧夫人今明两天就拿钱出来,不然的话,贾大夫没拿到钱,到时候到外头一说,咱们侯府真是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甩了衣袖,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之间感情都没了,再看就是相看两生厌,不然不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玉心院,陈绵绵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扑进他的怀里,诉说着对他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特意给你带的饭菜,吃过了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摇头:“我没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?还是没胃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想跟侯爷一块吃。我想你喂我,你喂我,我肯定有胃口的。”怀里的人儿又软又香,说话甜滋滋的,就跟吃了蜜糖一样,跟那个老太婆一比,崔禄连想都不愿意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喂你。你可一定要多吃几口,你瞧瞧,你都瘦了,我心疼。”崔禄将人扶到桌前,喂了几口饭,陈绵绵忍着不适,还是吃了,最后吃不下了,还顶着一张年轻的脸,顾盼生辉:“侯爷,我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吃这么点?”崔禄不忍心,放下筷子,决定还是不提刚才杜氏跟他提的事,“明天再请个大夫来瞧瞧,看看到底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陈绵绵窝在崔禄怀里,面上温柔写意,可其实心里一直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被杜氏截胡了去延年院的事情,陈绵绵早就知道了,他们说了什么,夏嬷嬷也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已经怀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怕侯爷说起钱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,夜深了,我们就寝吧。”陈绵绵主动去脱崔禄的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忍着欲火,推开了陈绵绵:“绵绵,你最近身子不好,就不要太劳累,我今夜去书房睡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: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没提钱的事情,可今夜不提,不代表明夜不提,不行不行,得赶快让爹娘还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,似乎与往常一样,可也有不同,有一个人,趁着夜色,偷偷地溜出了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没睡,这是她在县衙待的第一夜,她认床,况且心里想着心事,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枚石子打在窗台上,接着又一枚,很快,第三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猛地起身,打开了窗户,巧笑嫣然,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从房顶上一跃而下,递给许婉宁一个香囊:“里头我放了安神香,你放在床头,有助于睡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着我认床。”许婉宁接过用力闻了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新淡雅的香味让许婉宁心情都平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府里头怎么样了?”等许迦一进门,许婉宁就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庆平已经拆纱布了,可杜氏不让我离开。”许迦说:“我也告诉了她陈绵绵怀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说,她更不会让你离开了。”许婉宁冷笑:“她怕是还要从你手里拿什么东西去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不是害你,她要什么我给什么。我就坐山观虎斗。”许迦抬头扫了四周一眼:“王大人对你倒是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看在裴珩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麟卫大都督?”许迦经常在京都,自然听说过裴珩的大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还没见过他吧?”许婉宁说:“下次可以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。”许迦皱眉:“他虽然位高权重,可他风评不好,你与他接触过多,对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笑笑,“我在京都的风评没比他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性杨花,为攀高枝不择手段,主动献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箩筐难听的话,许婉宁到现在都还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,都过去了。”许迦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浅笑:“大哥,你无需自责。裴珩虽然风评不好,可他帮过我,也,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”许迦说:“你在这里好好照顾自己,侯府里的事情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红梅和长安,你要护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梅要护好,许迦知道,可长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迦:“阿宁,长安他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县衙,没有侯府那群魑魅魍魉,许婉宁说:“大哥,他是我用命生下的孩子,生下来的时候,他才……”许婉宁用手比画了下,“他才这么大。就被杜氏和崔云枫换掉了。他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被人骂,我却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,他们全都该死!”许迦抱紧许婉宁:“你放心,大哥会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用命去护着阿宁用半条命换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