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91章 敬茶

第91章 敬茶

        杜碧莲不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崔荣发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杜氏巴不得崔禄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她过来,她就想尽办法把崔禄留下来,不让他去玉心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心院,是陈绵绵现在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崔禄亲自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心,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壶,可见崔禄对陈绵绵的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跟他当年对她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定要把崔禄留下,让陈绵绵成为侯府的笑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杜氏等来等去,都没等到崔禄,夏嬷嬷这时说,“侯爷被侧夫人喊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有什么资格做侧夫人。”杜氏听到侧夫人三个字就尖叫,骂骂咧咧:“她个不要脸的贱人,贱货,勾搭男人的坏种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嬷嬷在一旁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夫人啊,侧夫人虽然是个坏种,可她今日将侯爷叫走,也是帮了你一把啊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杜氏晓得的话,她一定会反驳你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哪里是为了她,她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陈绵绵确实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巴不得崔禄教训杜氏,可今日实在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跟崔禄拜堂完之后就回了新房,可前院的动静都有人禀告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侯爷精心置办的喜宴被人动了手脚,砸了,还吃坏了几位女客的肚子,燕王为此大发雷霆,为此饭都没吃酒都没喝就带着人走了,他一走,其他的宾客也全部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热热闹闹的一场喜宴,弄得一团糟,侯爷也生气得不行!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也生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不能再节外生枝了,若是侯爷去找夫人算账,被夫人留下了怎么办?那她新婚之夜独守空房,第二日就会被杜氏宣扬得燕城人尽皆知,她还有什么脸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再生气再难过再想对付杜氏,今天都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,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,您不要生气了,好不好?”陈绵绵扬着笑意说,她眼睛红红的,显然哭过,带上那笑,显得分外的委屈:“老人家都说,大喜日子动气不好,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倒把这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在大婚之日见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哎,都是杜氏那个贱人,让他气昏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连忙将陈绵绵抱在怀里:“好,我不气了,今日是咱们的大婚之日,现在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,咱们开开心心的,将礼成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陈绵绵小脸上满是笑:“还要喝合衾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心情颇好,刮了刮陈绵绵翘挺的鼻梁,“还要吃生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娇笑着含羞带怯地躲进了崔禄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进侯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侧夫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信心赢得崔禄全部的心,她也有信心,熬死杜氏,成为侯府的主母!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迫切地想要一个孩子,她勾着崔禄的脖颈,将他带进了锦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铺面了红枣花生桂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心想,她一定能早生贵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记着规矩,哪怕昨夜累了个半死,也挣扎着要起来给主母敬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不让。

        搂着陈绵绵就不让她动:“起那么早做什么,再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夫人那里还等着我去敬茶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她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眼睛都不睁,愤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杜氏让他在外人面前丢面子,今天让她在府里丢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便宜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闭着眼睛,依偎在崔禄的怀里,心里得意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怕是要气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死她活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正在劝要气疯了的杜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昨日新婚之夜,父亲和姨娘怕是累着了,这才晚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差点要气死杜氏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她的男人正搂着其他的女人春宵,做他们之前总爱做的事儿,坦然相见,水乳交融,越想杜氏越气,心越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男人有了新人就忘记了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侯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终于带着陈绵绵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一身玫红色的衣裙,精美的衣裳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,一夜春宵,她的脸羞涩又粉嫩,犹如一支已经盛开的带着露水的荷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不动声色地看着,目光落在崔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杜氏从大哥那儿弄来的药下了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气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日上三竿了,现在才来敬茶,肯定是崔禄授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妾来晚了。”陈绵绵红着脸,愧疚地跪在杜氏跟前:“夫人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在一旁冷哼:“你要是不想喝,那就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:“侯爷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禄看着她,眼底都是怒火:“你说我是什么意思?这杯茶,你要喝就喝,不想喝就拉倒。反正她是我的女人,不需要你来承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完全把她侯门主母的面子碾在地上踩啊!

        杜氏真是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颤抖着手接过了陈绵绵手里的茶,喝了一口,然后给了陈绵绵一个红封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进府后就要尽心伺候侯爷,尽快给府上添丁进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含羞带怯地望了崔禄一眼,红着脸小声地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茶也敬过了,你昨天累着了,早些回去歇着吧。”崔禄上前,亲自将陈绵绵扶了起来,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,亲自扶着陈绵绵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声招呼都不打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握着椅靠的手指尖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该拿到药就下下去的,若是昨夜陈绵绵就中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行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气得手指都掐进了皮肉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禄不给她面子,她为什么要给他留种子?

        不能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就要给他吃药!

        “绵绵,你先回玉心院,我找她还有点事情要算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拉着崔禄的衣袖,温柔地说:“侯爷,别生气,也别因为那些事,伤了你和夫人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她脸面,她可否给了你脸面,绵绵啊绵绵,你还是太善良了。”崔禄摸着陈绵绵的脸,心疼地说:“所以,我要保护你,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……”陈绵绵感动地哭了,亲眼看着崔禄转身进了延年院,她抹着眼泪,往玉心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两个丫鬟不停地安慰着她,这才将陈绵绵给哄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对侧夫人可真好。”身后的丫鬟羡慕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也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,在前面的路上,看到许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似乎是在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姨娘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