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54章 要钱

第54章 要钱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又与陈绵绵说了一些事情,外头传来红梅的敲门声:“少夫人,侯府来人了,要您尽快回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猛地看向许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要走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安慰她:“放心,我会帮你安排好再走的。我这还有事,你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绵绵听后,绷着的心终于松弛了下来,行了个礼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摆摆手,又重新靠在了圈椅里,慵懒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吃到了鱼的猫:“去回,陈管事说让我在庄子上等侯爷。侯爷不来,我就不能离开庄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报信的人听说是侯爷的吩咐,也没多问,立刻回侯府复命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快马加鞭地回到侯府,将事情告诉春嬷嬷,春嬷嬷多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管事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报信的人一愣,又将红梅的话原原本本重复了一遍,“原话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嬷嬷气得脸都绿了,“癞蛤蟆插鸡毛掸子,装什么大尾巴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穷亲戚,竟然敢忤逆夫人的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大堂,屋子里还坐着两个外人呐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嬷嬷也不敢高声喧哗地让人听见,只得走过去,在同样坐在大堂里的杜氏耳语了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一听这回复,脸也气绿了:“她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下头的岑宝方和赵刚全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都等了大半个时辰了,看刚才侯夫人那脸色难看的模样,传言莫不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是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府也是多宝楼和永和楼的老主顾了,不说多,在二位铺子一年花个几万两银子也是常有的事。如今侯爷不在府中,二位老板要不先回去。”杜氏心里早就把人给骂了几千遍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没眼力见的,就为了那点银子就坐在这里等,往常可是送了账单就走,今儿个是怎么了,看这样子,是不拿到钱就不走啊!

        岑宝方想到自己那将近三万两银子,“夫人,实在不是小民不信任侯府,而是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。小民还等着银子付货款啊。我那刚到的新款,人家还坐在我店里等着收账啊。我这不付钱,人家就要拿东西走,公子看中的几样新款就送不过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差点没爆脏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买的一些簪子手钏头面,不是女人用的是谁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季度,光在多宝楼就有二十多次买货记录,可从来没见儿子送给过她,只能说明,枫儿将那些好东西全送给白青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思绪翻滚之间,赵刚全也在哭,“我那新到的血燕也是要付现钱的,不给钱就不给我。公子急着要的血燕也拿不出货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差点没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    枫儿是不吃甜食的,他的补品就是人参、虫草、鹿血。那账册里头一盒又一盒的血燕跟流水似的,她是没见着枫儿拿一盒来孝敬她,不用说,全讨好那个女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就是一日两盏燕窝,可白青青呢?她是拿燕窝当饭吃嘛!

        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,心可全偏着外头那个女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杜氏气得头都开始发晕,不过现在还不是晕的时候,这里还坐着两个要钱的呢,她要晕了,这两个人的嘴,一刻钟不到就能让全燕城的人知道,他们去要账,把侯府夫人气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能晕?

        还不是给不出钱急得嘛!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急不能急!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不回来,也好,她库房里可还有不少的好东西,等会叫人多搬几样拿出去卖了,钱不就来了嘛!

        “岑老板、赵老板,最迟明日下午,我命人将钱送到二位店里。”杜氏亲自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岑宝方和赵刚全二人对视一眼,一时没有回答,杜氏态度就冷了:“怎么,不就是区区四万两银子,二位是觉得,我这偌大的侯府,还会赖你们四万两银子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赵刚全见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,也差不多了,连忙拱手:“夫人恕罪,那我们二人明日就在店里,恭候侯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岑宝方见赵刚全认了,他也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刚离开,许迦匆匆与他们擦身而过,“夫人,在下有要紧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子的事可是要紧事,杜氏也不怪许迦没有礼数,坐直了身子,“何事?贾大夫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也单刀直入,直接说道:“今日我一早出门,按照方子去抓药,我跑了全燕城所有大大小小的药铺,最后才确定,只有仁安堂里的药最全,品质最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仁安堂?”听都没听过的药铺,杜氏看向春嬷嬷,春嬷嬷在脑子里想了半日,这才想到了这家药铺:“是不是保之堂后面巷子里那家药铺?那药铺挺小的,平时也没什么生意,他店里的药怎么可能会比保之堂还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闻言冷笑一声,“仁安堂之前咋样,我是不清楚的。我认真对比了保之堂和仁安堂的药材,就是仁安堂的药材好,如果夫人不相信我的话,那我大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相信,相信,相信得不能再相信了。”杜氏生怕许迦又来个不治了我要走,狠狠剜了春嬷嬷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嬷嬷也自知失言,赶紧赔礼道歉:“贾大夫莫怪,奴婢也是信口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的脸这才舒缓了些,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仁安堂的药都是深山老林里采出来的,天生地长,药效最好,可也就因为如此,药也最贵。我算了一下,一副药,就要一千两银子,十副起步,最多二十副,小公子就能痊愈了。其他药铺,一副药也要七百两银子起步,二十副起步,药材不地道,药性难把握,要用多少副我心里也没底。再加上药材都不全,还要多个药铺跑来跑去采购药材,也甚是麻烦,不过侯府的人愿意跑,我也能同意,就是多等等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等,孙子的脸不能等啊!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在心里默默算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安堂一副一千两,最多用二十副那也就是二万两,这是已经确定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药铺一副七百两,最少二十副,一万四千两,可最多还不知道要用多少,就跟个无底洞一样,药效也不如一千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傻子都知道怎么选,杜氏拍了板:“那就选仁安堂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拱手:“既然夫人决定了,那在下就开始制药了。仁安堂见银子给药,烦请夫人派个人带上一万两银子跟我去一趟仁安堂,先把十副药抓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万两!

        杜氏心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许婉宁不在家,只能先从她账上支钱了:“阿春,你去我匣子里取一万两银票,给贾大夫。贾大夫,我相信你,你自己去就行,我就不派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认认真真地摇头:“夫人,一码归一码,我只负责开药方选药制药,买药的事情我可不经手。若是之后有人觉得药贵了,还说是我吃了药堂回扣,我可不担这个罪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氏讪讪地笑:“那就让阿夏陪着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罢了,在许婉宁的库房里,再多挑几样!

        总得先把这六万两给弄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