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37章 崔连

第37章 崔连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厮叫崔连,是城阳侯府管家崔荣发的大儿子,十七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庆丰院的下人都换了一遍之后,崔荣发就把自己的大儿子送到了崔庆平的身边,今天也是他第一天当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去陪崔庆平玩,那孩子又叫又闹,说是要白姨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哪知道谁是白姨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一问,才知道是刚来的一个丫鬟,平日里照顾崔庆平衣食起居的,小公子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问清住的房间,就过来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管家的儿子,除了主子,整个府里头就只有他爹的位置最高,虽然他也是奴才,可放在奴才里头,崔连是奴才里头的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进白青青的屋,他也没敲门,径直进去,看到一个大姑娘趴在那里,身材凹凸有致,特别是那翘挺的丰臀,崔连一看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又羞又恼,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想躲,就拉扯到屁股上的伤口,疼得她龇牙咧嘴,冷汗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看。”本来白青青要骂人,可她太疼了,说出来的话都软绵绵的,像是在娇嗔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心都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!”白青青又骂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有些生气,这女人竟然敢骂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知不知道他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侯府管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看在她受伤的份上,崔连不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受伤了,大夫请了吗?”崔连好心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白青青身体不能动,只能用眼睛瞪着崔连,崔连被瞪,也不恼,笑笑:“那我去给你请个大夫,这样伤着总不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要喊住他,可一想,她的这顿打是夫人下令的,若是枫哥不敢违逆夫人的话,是不是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啊,得赶快请个大夫过来帮她上药啊,不然,那里要是落下疤痕,可怎么办啊!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虽然生气这个小厮没礼数,可也不得不低头,“那就,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连笑笑,瞧瞧,他一关心,这女人不就软了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要是知道他的身份,怕是会更加的顺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连又看了眼白青青的臀部,往上挪了挪,看向白青青的纤细的腰肢,在白青青发怒之前,心满意足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被人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一番,心里又气又怒。可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    她躺在这里,动也不能动,能怎么办啊!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委屈,刚才才止住的哭声,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嘤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好不容易避开庆丰院的那些下人,偷偷地溜进下人房里,来到白青青的屋门前,就听到里头传来白青青克制却悲伤的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儿!”崔云枫推门,冲了进去,“是我不好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看到来人,眼睛终于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枫哥,你终于来了。”趴在崔云枫的怀里,嚎啕大哭,“我以为,以为你不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青儿,我怎么可能不管你。”崔云枫安慰她:“这事情都怪我,要不是我的话,你也不会受这么大的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哭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呜呜,夫人为何,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到现在,都弄不懂,为什么夫人会让人打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叹了一口气:“不打你的话,就要打平哥儿,若是都不打,贾大夫就要离开侯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白青青茫然地抓着崔云枫的胳膊,辛苦地仰头,露出修长的脖子:“为什么要打平哥儿,贾大夫又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那盏燕窝。”崔云枫想到那盏燕窝就来气:“平哥儿抢了贾大夫那盏燕窝,转头就送给了你,贾大夫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丫鬟,就生气了,闹着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!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气得后槽牙都要磨秃了,“我,我是平哥儿的娘啊,他给我吃一盏燕窝,有何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可这事,只有你知我知,母亲知,别人不知道啊!”崔云枫安慰她:“好在已经把贾大夫留下来了,青儿,此事就不要再计较了,你是个大度的,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那板子落在平哥儿身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伤好了,还得去给贾大夫道个歉,他能治好平哥儿,咱们万万不能得罪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顿打,她是白打了,还得承认错误,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,她昨天就不该故意唆使崔云枫,喊来那个小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截下那小厮手里的东西,就是想崔云枫意识到,她许久没吃补品补身子了,要让崔云枫心疼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云枫确实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,心疼她,燕窝也进肚子了,以后也有燕窝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盏燕窝换三十板子,傻子都知道划不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难受,这下不仅屁股疼,哪里都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,崔云枫有消息让她开心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娘把那个女人支到庄子上种棉花去了,啥时候种完啥时候回来。这府里再没人阻拦我们两个在一起了,青儿,你就到我的枫叶楼去养伤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高兴得差点没叫起来,面上还是端着疼痛的表情,一副舍不得儿子的心疼,“可平哥儿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娘刚把平哥儿接走了。”崔云枫激动地说道:“娘会照顾他的。娘打你也是迫不得已,不打你就要打平哥儿,你的付出她知道的。她特意安排了春嬷嬷来给你上药,还有各种补品,都会送到枫叶楼给你补身子。娘是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枫哥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吧,春嬷嬷在外头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高兴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夫人身边的嬷嬷也知道她跟枫哥的关系了,看来,夫人这是承认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青青顿觉得这顿板子没有白挨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板子换来与崔云枫几日的独处,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嬷嬷又将白青青背去了枫叶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出去之后,并没有去外头请大夫,他请不来大夫的,就算他是奴才里的主子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去找崔庆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崔庆平不在庆丰院,听下人说,夫人把小公子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连只得回去找白青青,人去屋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姑娘,就像是凭空闯入崔连的心里,又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崔连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上的丫鬟,就没有他弄不到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逃,他追,她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飞不出侯府,也飞不出他崔连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