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读屋 - 都市言情 - 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- 第30章 许迦

第30章 许迦

        许迦猛地抬头,看向许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躲闪,任他打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乌凛凛的眸子,像是能一眼看穿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年后再见,许迦竟然仿佛从未认识过眼前的人,明明……他还想再看,却怕自己的眼神太过炽热,只得仓皇收回视线,压下心中疑惑,说出了他内心深处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摇头,坚定地说道:“你是我妹妹,你想做什么,我都会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谢谢你,这么相信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站了起来,离近了些,压低了声音,“你不问,我却是要说的。”她顿了顿,用更低的声音说道:“我怀疑,崔庆平,不是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感受到耳畔有许婉宁呼出的软风,还有她身上若有似无的兰花香,气息陡然开始不稳,他克制着连身子都要颤抖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,你可知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是我的怀疑。”许婉宁以为许迦是被惊的,又转回圈椅里重新坐下,“我生下孩子晕过去之前,看到孩子左边屁股有一块青色胎记,可崔庆平的胎记,却在右边屁股上,位置不对。我就怀疑是不是我当时太累了,看错了,好不容易平复下疑惑,直到白青青出现,那种疑惑,又开始冒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默默长吸一口气,终于按捺住了那颗扑通扑通乱跳的心。他也没说话,只等着许婉宁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他的院子,离我的院子,隔了大半个侯府。他对我不亲,我以为是我们母子离得远的缘故,我便经常来看他,他却不理我,连声娘也都不喊,只硬邦邦地喊我母亲。他也从不去找我,我们关系很淡薄、疏远,跟寻常的母子,就与娘跟庭哥儿来说,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眼神寂寥,悲怆愤慨,这在许迦看来,她说起这些,又像是在她的伤口上再撒上了一把盐。

        该很疼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他天生性格如此,直到有一日,相公带着他出去游玩。他们父子,去了一座山庄,白青青就在那儿。”许婉宁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编造的谎言,许迦没在她身边,不知道她究竟发生过什么事,只会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红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红梅被她支在外头,离得远,她说得又小声,红梅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到他跟白青青的相处,与我跟他的相处完全不同,他们有说有笑,又闹又跳,一整天都挂在白青青的身上,要她抱,要她亲,完全就像是母子之间的相处,其乐融融,我又开始怀疑,我的儿子,会不会是白青青的儿子?不然平哥儿为什么只跟她亲?不然白青青为什么会带你入府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,没有平白无故的恨,也没有莫名其妙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,可以用滴血认亲,就能知道他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办法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不是百分之百,也有七八分。”许迦说道:“大哥会尽快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婉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肯定不是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不是我的儿子,大哥,你打算怎么治他的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弄死他。”许迦恨得后槽牙都要磨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弄死他,太便宜他了。”许婉宁幽幽地说,她乌凛凛的眸子升腾起一股雾气,思绪又仿佛回到前世,她被人一刀又一刀地剐啊剐啊,鲜红的血流出来,流得多了,连疼都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心疼得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剐她的人一遍遍对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千万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世子,都是世子让我这么做的。他说,要让你流尽一百碗血,才肯让你死。黄泉路上你找世子去别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星目里的潮气,不知怎的就如开锅升腾的雾气,灼伤了许迦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眸子翻腾起滚滚杀意,“八年前,我跟着商队外出,曾路过一个小寨子,常年瘴气,阴暗潮湿,那里的人一年要发好几次藓症,不少的人都带着很多疤痕。他们有一门独特的祛疤方法,治好之后与正常皮肤无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神奇。”许婉宁笑笑:“能治好却依然有很多人有疤痕,这治疗的方法应该有后遗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真聪明。”许迦满眼都是宠溺,星目中点点柔光,妄图温暖眼前这位小姑娘,“用这种方法治好之后,皮肤表面虽然看着正常,但是皮已经薄到如一张薄薄易碎的纸。从今往后,不能吹风、不能见日、不能冷、不能热,一个不小心,皮肤就会如烧着一般疼痛难忍,严重的甚至还会红肿破皮溃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岂不是只能整天关在家里,过着不能见人的生活?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一个前世能点中探花的有理想有抱负有前程的人来说,比死还难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迦却想着,若是这个崔庆平不是阿宁的儿子,用这种办法,让他生不如死,正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不是我儿子,我这么多年在他身上花费的心血、钱财,他怎么吃进去的,侯府就要怎么给我吐出来。”许婉宁捏着圈椅的扶手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迦垂着头,只捏着手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无人知道,他的指甲已经掐进了皮肉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长许婉宁两岁,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被一位老大夫捡回医馆,从记事起就背着药箱出入许家,从一个小小的药童,成长为许家的大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见证了许婉宁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一个三四岁的孩童,成长为一个美丽端方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许老爷许夫人的掌中娇娇,是整个许府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柔、和善、美丽、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谁的梦中遐思,又撩拨了谁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知道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一个小大夫,一无所有,怎么能妄想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他将生产的许夫人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,救下母子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庭哥儿的满月宴上,许老爷收他为义子,将许家五分之一的家财赠与他,商铺、宅子、生意直接落户在了他的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一个一无所有小大夫,成为京都有钱的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不可能了,现在越发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没有泥足深陷之前,许迦介绍了医馆的另外一位师兄进入许家,他则选择离开府中,跟着许家商队过上了走南闯北颠沛流离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年前,许婉宁突然出嫁,许迦还在外头没有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见到许婉宁出嫁,却也听说了许婉宁不得不嫁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迦当时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城门,若是他早些回来,说不定许家还能有其他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这六年时间,从义父与义母欣慰的言谈中,许迦窥探出许婉宁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婆待她如亲女,相公体贴入微,生了儿子,虽然伤了身子,可府里头没有小妾通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过得好,许迦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心带着商队继续行走,将那些不能见天日的东西深埋在他的足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听到许婉宁说的这些话,许迦觉得自己这六年的躲藏就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过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娇滴滴的小姑娘为人妇,为人母之后,眼底的柔软温和变成了刚烈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六年变化如此之大,只能说明,身处的这个环境,由不得她不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义父义母知道后,该有多伤心!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,大哥会帮您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迦想伸手摸摸许婉宁的头,最终又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千言万语,全部都化成了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欺负她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留!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